首 页 | 局长致辞 | 局馆概览 | 政策法规 | 工作职责 | 服务指南 | 最新动态 | 安丘大事 | 风土人情 | 馆藏宝典 | 历史一瞬 | 名牌档案 | 档案捐赠 | 安丘名人 | 文档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安丘档案信息网>>最新新闻>>此情可待成追忆--我的一个甜美遗憾
此情可待成追忆--我的一个甜美遗憾
 
作者:张培中    文章来源:安丘市档案局    点击数:4357    更新时间:2009-7-28


       近日,我相继在《中国书画报》上读到了几篇山东艺术学院沈光伟先生撰写的怀念其舅舅于希宁的文章。由于我跟于老有过一面之缘,和沈先生也相识,所心读来倍感亲切,记忆中当年拜访于老的情景也被唤醒了。
    那是1995年的春天,我的人生道路发生了一个重大转折:我放弃了原来在机关搞文字的差事,“下海”创办了一张《大江报》。在办报的日子里,我结识了一些文化界的朋友,尤于山东省文化厅一杨姓作者交谊最厚。杨先生知道我办报余暇还画画治印,亦懂文史、鉴藏,很感兴趣,竟从济南赶来为我写了一篇专访。交谈过程中,我说出了自己作为一个自学书画者的最大苦恼,那就是没有名师指教。他当即说:“咱们山东的名师就是于希宁啊。”我连连点头,说:“是啊,要是能让于老看看我的作品就好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几天后,热心肠的他竟然从济南给我打来电话,叫我带上作品,跟他一起去拜访于老。我顿时喜出望外,忙问他是怎么联系上的,于老又是怎么说的。他告诉我说:“于老年事已高,一般情况下是不轻易见客的,更不想点评他学生以外人的作品。但听了你的情况,特别是知道你是个自学成才者,居然都应承了。还说:‘不容易,很难得,我得见见。’这是于老的原话。”
    放下电话,我兴奋不已,不巧的是,我办的报纸正要出版,比较忙碌,直到一周后报纸印出来,我才开始打点行装。我先选了几张自己的画作,拿上一本刚刊发了自己的一篇小说的杂志,并委托农村的亲戚挖了些野菜,烙了一摞煎饼,而后奔赴济南。当时,我拖家带口,工资又没有保障,实在买不起什么像样的东西作“见面礼”。就这些,还是杨先生给我出的主意呢,他当时对我说:“你不了解于老。他要见的是人,要看的是画。他是因为你是自学成才才答应见你的。再说了,你就是倾囊而出又能有多少钱?”
    那次相见,至今已过去了14年。见面那一刻说的什么,我现在已记不得了,但于老对我画作的指点,我始终铭记于心。他先是近看,再远看,边看边点头,说“境界很高,真是不错。”坐下之后,他又对我说:“你读书多,有文字基础,这是很大的优势,从画上就能看出来。”老人的话给了我很大鼓舞,我又趁热打铁说:“您再多从技法上给我指点指点吧。”于老更仔细地看了我的画,用手指着画上的几处线条说:“你在用线的收处有习惯动作,多是虚收,你要有意识地去做些改变,加一些实收,这样就能使线条更加丰富,便画面充满变化。”随后,我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又向于老讨教了很多技法上的问题,于老不厌其烦,一一详细作答。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我怕累着于老,就准备起身告辞,于老却又把我按回到沙发上,起身去了里屋,不一会儿就拿着两幅刚刚写好的书作走出来,对我说:“给你的报纸和给你写了几个字。我先说明,这是送给你的。你一个从没踏进过艺术院校的人,靠自学和悟性达到了这样的水平,很不易,很难得,对我也是一个鞭策。”我接过那两幅书作,连连称谢。在我依依不舍地跨出门槛的那一刻,于老又叫住我说:“以后再来济南,要拿新画给我看看。”
    遗憾的是,其后几年,为了生计,我去了一家报社,承担了体育版的编辑任务,还要抽时间继续办《大江报》,实在没时间画画。后来,我又在潍坊电视台做了一线记者,整日奔波,时间更少了。因为一直拿不出新作,我也没好意思再登门拜访于老。直到2007年,我毅然结束了这种奔波生活,重拾绘事,自觉水平有所长进。然而遗憾的是,我却再也不能将自己的新作呈给于老审视了。我不知道,于老在世时会不会偶尔也想到我。于老,我多么想让您再看看,看看您当初给我指出的毛病我改了没有。
一次短暂的会面,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却映衬着一个书画大家对一个自学者的厚爱和提携。在我心里,这个遗憾,很甜,很美。

    (原载2009年4月2日《中国书画报》,作者系安丘市美术家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安丘市收藏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安丘档案信息网 版权所有
电话:0536-4398801 传真:0536-4398801
安丘市档案局 地址:山东省安丘市市北区市级机关办公大院内西楼
邮箱:aqdaxxw@163.com 鲁ICP备09043597号 技术支持:安丘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