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局长致辞 | 局馆概览 | 政策法规 | 工作职责 | 服务指南 | 最新动态 | 安丘大事 | 风土人情 | 馆藏宝典 | 历史一瞬 | 名牌档案 | 档案捐赠 | 安丘名人 | 文档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安丘档案信息网>>安丘名人>>安丘名人---清初大儒张贞
安丘名人---清初大儒张贞
 
作者:安丘市档…    文章来源:安丘市档案局    点击数:10146    更新时间:2008-11-5

                               

 

    张贞(1636—1712)字起元,号杞园,又号渠丘山人,乡人称文孝公,安丘城南门里人,晚年隐居杞城。清初著名文士。康熙二十四年举博学鸿儒词,不就。后诏试太和殿,御试第三名,授翰林院孔目。复征拜待诏,皆辞不赴任。
    一、思想品行
    张贞性格耿直豁达,疏狂不羁,是一位才华横溢,淡泊名利,脱尽尘俗的世间高士。正如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历史学家黄宗羲评价:“张贞问学四十年,俯仰无谦,成名于天下。”清朝初期,满汉民族矛盾重重,加之不同生活习俗,南北文化差异,社会复杂动荡,张贞敏锐洞察时局,选择远离官场,洁身自好,一心一意作学问,南往北访,社会交往频繁,文化思想、笔墨交流多姿多彩,他提出的一些主张、学术观点深刻而鲜明,艺术创作、文学著述丰硕而斐然,是齐鲁海岱文化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与当时著名经学大师顾炎武齐名,素有“南顾北张”之誉闻名遐迩。
    他是一位精通经史,饱读诗书的儒学大师,从他坚辞朝廷征拜,浪迹江湖,隐居著述的人生轨迹来看,似乎与他奋发好学有悖,其实他深谙学而仕之道,只不过是用另外一种追求诠释了儒家思想的精髓。张贞因博雅古文辞,厌弃庸俗八股文,屡试不中,影响了取仕。他空有满腹经纶无法施展,正当彷徨怅惘之时,康熙帝为笼络汉族知识分子,缓和日益加剧的民族矛盾,开设博学鸿儒词招贤纳士,经地方推荐他参加了太和殿御试,以第三名的优异成绩证实了自己的才能,然而他不能忘怀明亡鼎湖之痛,不能忘记父辈恩受明朝的俸禄,更不愿为了功名利禄被天下读书人耻笑,毅然以母病为由辞官不做。此举集中反映了他不为荣华富贵所动,不贪图名利的骨格节气和忠君思想,用异乎寻常的方式进一步丰富升华了儒家思想内涵。“为怜风浪急,不忍上金钩”(张贞《赋得小屋如渔舟》句)就是他当时的心理写照。
    归隐以后,张贞长期居住在安丘农村,深知当地的风土人情和老百姓的疾苦。他体恤民情,为乡里乡亲做了很多善事,受到乡民的尊敬和爱戴。太子师李漋评价:“两遇大饥,张贞各出粟数十石以赡,饥民得免流离。向之恣噬啮肆,凭凌者皆恩结而卵翼之,其厚德若此。五举乡饮大宾,多次不赴,嗟呼!先生冲龄失怙,无期功强,近之亲耽耽者,谓疾风吹弱草耳!但能楮拄门户,不堕家声。其足贤矣。”张贞笃内行,事母至孝,康熙七年,山东事遇大地震,为救母与妻李氏俱压重楼下,死而复醒。对祖家墨迹装璜成帙,宝之不啻连城。他崇尚勤俭节约,反对陈规陋习,呼吁清除奢侈颓废风气。他主张耕读,“先事耕作,再去读书”反对那些长衫不可丢掉、鄙视农民,农务不做、放弃劳动的读书人。(见所著笔记小说《渠丘耳梦录》“崇俭”、“训儿小说”篇。)他还对我国农具的演变作了详细的考证,著有《农具图本》传世。
    张贞的人格魅力还表现在他的儒家学说上:“以道德为学术,以文章成孝行”。他辙访先公轶事,多次拜询知情人士,不厌其往返,亲自记录整理,并请天下名公为先辈撰文立传,为世人感动。他言传身教,把在辛、在乙、在戊三个儿子培养成齐鲁诗文书画名家。王渔洋赠杞园诗:“……宰相冠世家,照耀史氏书。苕苕三玉树,挺生东海隅。”(“三玉树”指张在辛兄弟三人)当代著名书画家韩琦先生在《安丘书画作品集》序言中评价:“张贞,张杞园,康熙朝才子,儒学宗师,精书善刻,奠张氏家门三百年诗文书画之基。”张氏家族文化绵延三百年,经久不衰,张贞功高至尊。历史上张氏家门有“三老张”张嗣伦、张继伦、张绪伦。“后三张”张在辛、张在乙、张在戊。“小三张”张敬舆、张扶舆、张重舆。“一门三进士”张介孚、张介禄、张介礼等美誉被百姓传为佳话。
    二、文化活动
   张贞是一位睿智的文化交流使者,他携子在辛、在乙,北走燕赵,南访吴越,以文会友,结交天下名士,对当时南北文化的交流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康熙十九年,张贞寻访江南,画家顾云臣用张志和“烟波钩徒”故事,为张贞绘《浮家泛宅图》即《远游图》,后撰《远游图自赞》中有:“……既不能乘万里之长风,又不能驾九天之野鹤。且与两草鞋,任他到处行脚。”这幅《远游图》先后引来众多名家纷纷题字、赋诗作曲。有丁耀亢、王渔洋、朱彝尊、魏僖、王懋麟、吴雯、洪升、赵执信、高凤翰、吴晋等五十家。这是一次文人墨客联袂抒发友情的集中展现和绚丽画卷,是清初南北文化艺术合璧的典范,极大促进了各艺术流派的融合发展。康熙三十年,清初著名戏曲家洪升为该图题曲四阙。其中一曲《普天乐》曰:“绿蓑衣,随身挂,箐箬笠,笼头大。何须要象简乌纱,休提起御酒宫花,纶竿自拿,只凭着笔床茶灶生涯。”生动再现了张贞超尘脱俗、如画如梦的游仙生活。此曲字句流畅清丽,音韵婉约优美,堪与其《四婵娟》《长生殿》诸曲媲美。康熙四十一年,一代鬼怪狐疑小说之宗的蒲松龄为《张杞园远游图》题诗:“谁者肖作湖海人,将无似我张老君。箬笠犹沾绿江雪,奚囊尽括青山云。游仙欲把浮丘袖,笑我双瞳小如豆。髯兮髯兮游何之?布袜行缠从而后。”从中可以看到两种迥然不同的文化,蒲翁笔下的张贞是一个脱尽凡俗的湖海散人,胸襟如山,性洁如雪,字里行间洋溢着敬仰之情。北派粗旷率真,豪迈雄放的诗风跃然纸上。
    张贞愤世嫉俗,傲视权贵,但他的文声载誉大江南北,为朝野名流才子所尊崇。《张杞园先生墓表》中写道:“人亦乐交先生,恐后相与,扬今榷古,往复上下其议论,先生文誉直彻辇糓,诸贵人莫不欲引先生为重,而先生弗顾也。”清初主盟文坛五十余年一代诗宗王渔洋与张贞是至友,他从为张贞撰“张氏世德诗”并为祖上明经公和妻子李孺人撰写墓表。王凡有重要文稿、大都请张贞阅定,可见他对张贞的推重和俩人关系。张贞还与曹贞吉、谢重辉、宋荤、王懋麟、王又旦等“燕台十子”交往甚密。与王渔洋门人弟子周元龙、洪升、卢见曾、朱湘、昆仲、宋元鼎及其弟王士誉、甥婿赵执信等人有很深厚的文墨之交。可以说,张贞对王渔洋文学集团的形成和发展,起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推动作用。
张贞文朋好友众多、社会活动广泛,经常聚会谈诗论文。《耳梦录?自题》中写到:“壮好远游,顷身结友。每顾厨之闻声,多定交于杵臼”。康熙六年元月,张贞与曹贞吉南游长淮,至扬州。“时四方名士多侨寓期间,投纻赠缟,论交甚众,相与登红桥,过竹西,上下平山堂,篮舆画舫,蹲竹林,欢聚月余始各散去。”康熙十二年,张贞与退居回里的曹贞吉、刘源渌(昆右)、马常沛(竹船)等人修洛阳九老睢阳五老之会。康熙十五年二月,王渔洋招饮诸友,张贞与宋荤不招自至,王渔洋有《曹升六谢千仞携酒过饮宋牧仲张杞园亦至同赋长句二首》。(《王渔洋续集》卷十)康熙二十三年正月,张贞在京与邹长衡、金居敬、陶元淳、吴雯等人被时任国子祭酒的王渔洋招饮,用“夜阑更秉烛”分韵赋诗。康熙四十一年游济南,朱湘招饮,于席上得识蒲松龄,俩人一见如故,乃订交而别。蒲松龄在《赠张贞归途放歌长诗》中有:“所恨抱蹼铿一刻,明侍遗弃空篙莱……我亦头白叹沦落,心颜对此如死灰。久与魍魉相向语,如此肮脏世所猜。”
    三、文学著述
张贞学富五车,是一位造诣很高的古文学家,他的诗文深受王渔洋的赞许,笔记小说亦为蒲松龄引为同调。他擅古文而反对摹拟,这对清初散文创作摆脱复古道路有着重要意义。《清史列传》附有《张贞传》。
    他在漫长远游生涯中,写了很多散文游记。主要篇章有:《金山题名》、《惠泉题名》、《虎丘题名》、《游扬州刘氏园记》、《雨花台题名》、《燕子矶题名》、《游金陵北城记》、《游云龙山记》、《夜泛莲子湖记》等。
    他写的传记铭文遍布大江南北,高凤翰在《湖海集》中评价:“先生生平以文章朋友为性命,海内碑铭,半出其手。”主要有:《祭曹实庵先生文》、《文介先生张公私谥议》、《新城王公东亭诔》、《杨瑨廷墓志铭》、《李沁墓志铭》、《孝烈文学李府君阡表》、《亡妻李孺人圹志》、代王渔洋撰《汪君蛟门传》、《曹申吉墓志铭》、《平等庵经藏记》、《虎丘二姜先生祠记》、《洪洞知县李公墓表》、《杞城别业图记》、《朱子祠记》《唐吾镇重修三官庙记》、《重修历下亭记》、《卧起楼记》、《为先伯父叔父立后记》、《安丘县学重修西庑记》、《安丘乡贤题名记》、《重修白雪书院记》、《慈仁寺偃松记》、《秋水轩记》、《杏村读书图记》、《丁野鹤先生行历图记》、《重修丁氏祠堂记》等。
    他写的题跋序文也很多。据记载:应王渔洋之嘱跋《王西樵手书佛经》、《送李子肃教谕乐陵序》、跋钱谦益《有学集》、为王安节跋《应梦举子记》、撰《江都韩醉白五十寿序》、为朱湘题《观家楼诗》并为其作《枫脂香堂诗集》序、跋《紫柏老人集》、跋王又旦《雨发德州寄诗》、题崔子荆《松下钟道》、王海重《万树庄图》、为程师恭作《周易本义引蒙序》、为安致远作《倚树阁赋稿》序、作《掖坦疏草》序、为王启涑作《西城因继集》序、为朱子骢诗集《苍雪山房诗》作序、为李澄中作《江村唱和诗》、《白云文集》序、作《寿光县志》序、为陈掓峰《学文堂文集》作序、为庞垲《丛碧山房文集》作序、跋叔父手书《且园歌》、为王任庵《世德堂文集》作序、为王学山《蕉雨轩诗》作序、为《摄密任声》作序、为马竹船《河岳集》作序、为魏介祉《竹梧书屋诗》作序、为陈健夫题《济南杂记》等。
    他的文学著述颇丰,有的成书于浪迹湖海之时,有的写在归田稼穑之中。著作有:康熙二十九年成《渠亭山人半部稿》,入国史馆。该书由王渔洋、安致远等25位名人作序,作五集分五次刻印,包括《渠亭文稿》、《或语集》、《潜州集》、《娱老集》、《娱老集遗稿》。再版时更名《杞田集》。康熙四十八 年著文言笔记小说《渠丘耳梦录》,内容多系乡里锁言、传闻轶事,亦间有史地考释之文,诙谐异事故事最多。此书文学成就可与《夷坚》、《聊斋》比肩,列在《清史稿.艺文志》。此外,还著有《浮家泛宅图诗》,载于《山东经籍志》中。
    四、历史研究
    张贞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他抱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在编史修志、史地考释上,推究入细微,探赜索隐,考古多处发现。
    在古代孔子都认为杞国无文献可考,而张贞却认为世居杞城(古杞国都城),有责任将杞国历史考查清楚。因此他不怕艰辛,查阅、摭拾资料四百四十部,康熙四十五年,完成《杞纪》,煌煌二十二卷,共计十七万字,分图考、星土、舆地、山川、系年等十九条目。《杞纪》记载春秋杞国兴衰及其地理变迁,可补正史之阙。王渔洋为该书撰序,见录入《四库全书》。
    他所著《渠丘耳梦录》不仅是一部文学著作,还是一本很有价值的安丘风物民俗、史志文献百科全书。甲集中有:《斟寻》、《杞城》、《郑公乡》、《韩信坝》、《管公都》、《书院山》、《先大人全城纪略》等篇,对地理变迁、名称更迭、事件原由进行了详细剖析解读。丙集:《杞梁妻》、《淮河》两篇文章,对过去历史记载出现的谬误进行了更正。丁集:《印台文石》、《雹泉奇石》等,对现在安丘文物发掘研究,提供了有力佐证。
    张贞还是一位有贡献的地方志学家。康熙十一年,参加编写《安丘县志》并作《续安丘县志序》。康熙四十三年,据旧志编纂《青州乡贤小传》并序,又搜集安丘先贤45人成《安丘乡贤小传》并序。另外,还著有《青州府志》、《张氏家乘》、《张氏族谱》等书,部分载《府志.理学传》、《增广府志.文学志》、《山东通志.人物传》。  
    五、书法篆刻      
张贞天资聪颖,博学多才,不仅在古文、史学上有成就,还是一位精书擅刻的艺术巨匠。他是齐鲁印派创始人之一,在其薰陶影响下,子在辛、在戊、在乙,以及其孙兹舆、重舆、金舆、敬舆等全家学篆习刻,蔚成风气,形成了具有相当规模,又有鲜明艺术风格的齐鲁印派,后高风翰、聂松岩等印人加入到张氏家族篆刻活动中,壮大丰富了齐鲁印派。
张贞广交博识,勤学苦练,集众家流派于一身,另辟蹊径,终成一代书法篆刻大师。康熙二年,张贞从周亮工习篆,后又与著名印人程邃、钱波斋等名家交往切磋,相互砥砺研究篆刻。康熙三十三年,张贞到扬州访印人钱波斋。“予性癖印章,每过作者之乡,必以物色求之,然时流往往不可人意。今来广陵,念穆倩(程邃)亦步而后篆法中绝矣。偶与友人团扇上见一二小印,精芝光怪,奕奕射人,问之则出钱子波斋之手,亟扣门相仿,拊臂促膝,欢若平生。” (张贞《钱波斋印册题辞》)。
    他的篆刻冲刀切玉,苍古朴茂,深得秦玺汉印三味。汪懋麟诗评:“烦君好手亲钩画,貌得斯邕好篆文。”康熙四十二年自题《纪年印笺》谓:“仆质本支离,性为偏嗜,印章小道。兴寄尤深,拈古句矣纪春秋,共镂金石。知命肇端,于今未艾,偶捡所积,不觉盈逐,收辑一笺。”有《梦绿印谱》、《相印轩印谱》《相印轩印存》传世。
    篆刻与书法艺术是相通的,他的篆印还得易于是深厚的书法功底。据记载,他没有专门拜师学习书法,以研习古代碑帖,自悟自学成名,每次寻访外出都设法捶拓一些碑铭、摩崖,不惜重金购买稀世名帖,每闻有珍藏必亲临观之并跋为快。跋杨冰心《曹景完碑》,拓跋《李云山草书卷》,题《周元龙临晋唐名人帖》、《隋刻胜福寺金利塔下铭》、《樊会公画卷题辞》、《铁岩遗墨》、《王司真篆书风七月诗》,购稀世珍帖《淳化阁帖》残本,跋顾云集藏王右军《三月帖》等。由于他见到的碑帖多、品位高,加之临池不辍,书法水平提高很快。同时,他与清初著名书法家郑谷口笔墨交往甚密,让其长子张在辛拜郑为师学习隶书。郑谷口为张贞作隶书轴,题签《或语集》、《渠亭山人半部稿》,还为张贞家父张学海隶书墓志铭(海内十大“三绝”碑之一)。由此可见,他的学书之路,古今兼学,不拘一格。经过几十年翰墨积淀浸润,加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不懈探索,逐渐形成了苍古洒脱的书法风格。他的书法尤以行书、隶书著称,康熙三十六年,行书作《赤壁赋》(现存安丘市博物馆),整幅作品气势磅礴,夺人眼目,章法取二王中和笔意,以米芾倚斜奔放笔法表现出壮志未酬的意境,是一幅融二王笔意,米芾笔法,东坡词韵的书法杰作,又很高度的观赏价值。作品注脚处题:“第一国字当作垒”,可见这帧字与众不同。康熙四十七年,为丁兰友临米芾卷(现存青岛博物馆)。隶书《渠丘耳梦录.自题》,此作朴茂兼备,笔法精妙,似有汉隶简牍之韵,让人叹为观止。还有书作“苍云书坞”,书苏轼十八大阿罗汉颂册页等。
    六、鉴藏蓄籍
    张贞知识渊博,雅好广泛,尤擅鉴别名人字画、典籍和古代鼎彝、金石等文物,是清初著名的鉴赏家、收藏家。安致远评价:“出则投缟赠纻,入则与诸郎发箧陈书,著述满家,又以余力精于篆籀图绘。”
他广储天下名人字画、书籍、拓本、碑帖以及张家四世藏书和文物,在其家建起一座集图书和博物于一体的“宝墨楼”。并将藏书编成“宝墨楼书目”、“张氏闺牍汇存目录”“宝墨楼遗翰”、“宝墨楼张氏家乘”,侍郎周亮工赠以印曰:“渠丘文献世家”。
   《渠丘耳梦录》又很多内容记载了张贞把玩鉴藏经历。甲集《御墨》,说他与当朝宰相少傅刘正宗在刘府“御墨楼”鉴赏皇帝所赐名人字画事情。有倪云林的雪景、米芾的墨迹、李息斋的墨竹等,都加盖皇帝印章,其中一印文:“寄兴图书,漱六艺之芳润,怡情翰墨,措万物于笔端。”乙集《玉楮集》,记录他和王渔洋鉴定宋代岳珂撰写《玉楮集》故事,俩人在书市购得宋代刘贡夫《春秋权衡》、《意林》两本书籍,确定是高唐家的东西。引出张贞从经见到过岱瓮篆刻作品《入药镜》,淳朴整齐,字迹茂密,确定是稀世珍品。丙集《先贤著述》,记述安丘文献著述大多散失,他为便于以后阅读,整理成书目情况。从杞国《夏小正》,牟融《牟子》,甄宇《严氏春秋》到明末清初共74部古籍书目,对研究安丘文献有很重要参考价值。(安丘市档案局  张志成)
 
     

 
安丘档案信息网 版权所有
电话:0536-4398801 传真:0536-4398801
安丘市档案局 地址:山东省安丘市市北区市级机关办公大院内西楼
邮箱:aqdaxxw@163.com 鲁ICP备09043597号 技术支持:安丘在线